<cite id="3jpzx"><span id="3jpzx"></span></cite><ins id="3jpzx"></ins>
<ins id="3jpzx"><video id="3jpzx"><menuitem id="3jpzx"></menuitem></video></ins>
<cite id="3jpzx"></cite>
<cite id="3jpzx"></cite>
<var id="3jpzx"></var><var id="3jpzx"><strike id="3jpzx"></strike></var>
<var id="3jpzx"></var>
<cite id="3jpzx"></cite>
<cite id="3jpzx"><span id="3jpzx"><var id="3jpzx"></var></span></cite>
<var id="3jpzx"></var>
<cite id="3jpzx"><span id="3jpzx"></span></cite>
<var id="3jpzx"></var>
<var id="3jpzx"></var>
<var id="3jpzx"></var>
<var id="3jpzx"></var>
<cite id="3jpzx"><span id="3jpzx"><var id="3jpzx"></var></span></cite>
<cite id="3jpzx"></cite>
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街談巷議

小升初全搖號?幾家歡喜幾家愁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10月14日 11:40

  “民辦義務教育學校與公辦學校同步招生”“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的,實行電腦隨機錄取”,寫進了不久前公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該《意見》被認為釋放出強烈信號: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捌狻睋駜灥默F象將一去不復返。

  政策制定者期望擇校降溫能把孩子的學習負擔減下來,緩解日益瘋狂的校外培訓現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江教育研究院院長周洪宇認為,這是對目前義務教育階段招生當中出現的亂象作出的一些明確回應和規定,“民辦校要與公辦校同步招生,也是維護義務教育階段正常的招生考試制度”。

  盡管目前全國大部分省份尚未在小升初階段實行“公民同招”,但記者在全國多個省市采訪調查了解到,這項旨在確保招生“客觀公正”的改革,對家長而言卻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有的盼著快點搖號,快點解脫;有的則認為,完全平均仍是一種不公平。

  孩子辛苦拼6年上好學校只能憑運氣?孩子辛苦拼6年上好學校只能憑運氣?

  39歲的牛文文承認,自己就是傳說中的“雞血”媽媽。

  兒子一直按照她設定的樣子成長:上幼兒園就比同齡孩子提前了一年,小學前上了一整年學前班,進入一所不錯的小學后,考試成績一直在班里排前幾名。

  這似乎對她來說是一種信號:我兒子就是比其他孩子聰明。于是她更加不敢掉以輕心,生怕因為自己不夠努力,影響了孩子天賦的發展。

  每天兒子回家寫作業的時候,她就目不轉睛地盯在旁邊:哪道題不會,哪個是錯了又改的,哪個地方在下筆之前有點猶豫……全都被她看在眼里,記在錯題本上。

  她研究小學每一次考試的考卷,每逢考試前她都要按照自己總結的內容給孩子復習一遍,“想讓他考多少分,就能考多少分!”

  她從沒想過靠運氣,一心就想讓孩子努力學習,考上最好的學校。自打上小學,她就把兒子送去一家知名校外培訓機構補習。在那里,學生必須參加入學分班考試,然后按照成績進入基礎班、提高班、尖子班和超常班?!拔覀冊诩庾影嗬镙p輕松松?!钡€是不夠滿意。

  于是她暑假期間拼了命陪著孩子復習,還暗地里拖人找了好多關系。終于,兒子踩著錄取線擠進了“超常班”。

  沒想到,孩子原本在尖子班輕松考個前幾名,可到超常班就傻眼了——老師講的大部分都聽不懂。牛文文一問才知道,那個班學的都是初中的奧賽題。

  朋友不解,問她:“孩子在尖子班里成績本來很好,為什么非要擠進超常班受罪?”她擠擠眼睛回答:“還不是為了小升初考好點,瞄準最好的那幾個學校,必須得更拔尖才行?!?/p>

  女兒今年“小升初”的沈凌,已經切身感受到變化帶來的沖擊。她所在的城市曾允許唯一一所以外語教學見長的名??梢栽谛∩蹼A段跨區在全市范圍選拔學生。幾年前,要想入圍這所學校的面試,要求非常高:五六年級至少獲得一次市三好生或連續兩年區三好生、劍橋少兒三級考試14個盾以上等,很多孩子都是手捧著一大摞各種“杯”的證書,來參加面試選拔的。

  沈凌的女兒從小語言能力比較突出,她一心想培養孩子進入這所名校,為此,女兒在小學期間考下了幾乎所有能考的英語證書。沒想到學校貼出新的招生簡章,現在采用“搖號+面試”的錄取方式,也就是說,必須先搖號獲得面試機會,才有機會通過選拔贏得入學資格??缮蛄璧呐畠哼B入圍的資格都沒搖上,“女兒心里落差挺大的,我只能安慰她,打下好基礎將來總會有用的?!?/p>

  最近家長群里頻繁提到小升初“公民同招”“民辦也搖號”的話題,攪得牛文文心神不寧。她特別擔心在孩子明年小升初的節骨眼上,突然宣布所有學校一律搖號入學?!拔倚列量嗫?年逼孩子學,就為了考好學校,你現在告訴我,只能憑運氣?”她說:“都不知道怎么跟兒子解釋,憑什么努力和不努力都一樣呢!”

  “佛系”父母盼搖號求解脫“佛系”父母盼搖號求解脫

  剛開學,陳宇航和愛人就連續被老師喊去批評:“你們孩子要上六年級了,暑假怎么還帶著出國玩?!?/p>

  因為聽說美國有些學校在暑假開放校園課程,他帶著兒子去上了一個暑假的課,感受一下不同文化的氛圍,順便練練口語。盡管孩子的英語口語確實進步不小,但在課上開始跟老師對著干,總提出跟標準答案不同的意見,老師說了也不服氣。

  孩子媽媽被老師叫去談過幾次后,說什么也不想去學校了,于是在高校擔任一個學院院長的陳教授只能硬著頭皮自己去。老師沒什么好氣,話里話外都在批評父母對孩子的學習太不上心,孩子成績不穩定,并撂下一句話,“你們要是想在國內上中學、參加高考,現在這樣肯定不行,這成績考不上什么好學校?!?/p>

  聽說“小升初”全都要實行搖號入學,陳宇航兩口子舉雙手贊成。他倆都是博士畢業,總覺得兒子學習不至于差到哪兒去。兩人都認為孩子小時候快樂點,多出去看看世界,比多寫幾個字重要。

  孩子的幼兒園就是在一家全是外教的民辦幼兒園上的。因為沒上學前班,一上小學,孩子經歷了艱難的適應過程。老師幾次請家長的一個原因是:孩子上課總是未經老師同意,離開座位就走?;丶乙粏?,孩子也挺委屈,“我看見老師的黑板擦掉了,就過去幫她撿起來”。

  小學才一年級,每周就有一次小測驗,老師會把成績直接發到家長的微信群里。雖然沒列出每個孩子的名字,但是會劃出分數檔:比如100分20人,97-99分14人,94-96分5人人,其余94分以下1人。

  陳宇航苦笑著說,兒子很少進第一檔,“相差個1-2分,孩子能有多大差異?”在他看來,現在的小學教育有比較明顯的重分數、輕能力的問題,他不希望這種導向影響孩子的健康成長和全面發展。

  被小學老師“教育”的次數多了,陳宇航夫婦自嘲越來越“佛系”了。他們跟老師陪著笑臉,“您別太著急”。老師騰地一下站起來,“你們佛系我可不佛系,別拉低了我們班的成績!”

  “要是全都搖號了,大家都不用那么焦慮了吧,老師和孩子都沒那么多壓力了?!标愑詈降戎敖饷摗钡哪且惶炜禳c到來,“學校也能騰出更多的精力做一些考試之外的事情”。

  孩子剛剛入學的王健已經開始觀望小升初的升學動向了,他內心是贊成全部搖號的,“把孩子和家長都解放出來了,挺好?!钡咭惶觳怀鏊膊桓业粢暂p心,眼看著身邊的孩子們都在上著各種課外班,這學期開學,他還是給一年級的女兒報了英語課,他苦笑著說:“多學點總是沒壞處,誰也不敢拿孩子的前途開玩笑?!?/p>

  民辦校和培訓機構或面臨重新洗牌民辦校和培訓機構或面臨重新洗牌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楊東平用“劇場效應”來比喻眼下義務教育階段的擇校亂象:好比在劇場看演出,有一部分人不守規矩站起來,導致所有人都被“綁架”,不得不站起來。

  他認為,這種現象導致中國教育領域出現教育生態的失衡。這其中,一部分培訓機構興風作浪,推波助瀾。

  近年來快速發展的課外培訓機構為了招攬生源,很大程度上在向家長制造并傳遞焦慮情緒。上海一位教育主管部門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就談到,很多培訓機構充當了煽動升學焦慮的角色。比如對權威信息進行斷章取義的“改造”,鼓吹“搶跑”“彎道超車”的概念,散布一些升學率、分數榜等吸引更多人報名。甚至在一些地方,少數社會培訓機構與個別優質學校暗中形成利益鏈,出現有的民辦校選拔學生時會以該學生在培訓機構的成績作為參考。

  不少業內人士表示,此次民辦校納入統一搖號,會大大壓縮針對招生考試的培訓市場。

  記者調查了解到,目前很多培訓班往往在招生中會以“某某名校的學生也在這里學習”為噱頭,吸引家長報名??梢坏┠切W校失去了選拔“掐尖”的“特權”,失去了生源的優勢,所謂的“名?!惫猸h也不復存早。

  一位多年從事課外培訓的負責人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這對培訓機構是一次洗牌。

  對于民辦校來說,也將迎來“拐點”。在此之前,因為公辦校全部搖號,民辦校坐享了政策紅利,通過考試搶奪了一批最優秀的生源。而今后實施的新政,對民辦學校而言是一次很大的沖擊。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采訪的不少教育界人士均表示,一些教育質量一般、教育特色乏善可陳的學校,可能會面臨生源快速減少的壓力。

  有校長認為,對民辦校而言應該在特色化、差異化的發展方向上下功夫,要努力打造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滿足家長和學生個性化、多元化的需求,“這是機遇也是挑戰”。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家長均為化名)

  記者胡春艷

(責編:楊斌)
松原| 长葛| 六安| 南安| 普洱| 中山| 大庆| 榆林| 余姚| 黄冈| 鄂尔多斯| 海丰| 钦州| 海门| 乌海| 阿克苏| 晋江| 德清| 日喀则| 资阳| 洛阳| 德阳| 昆山| 泰兴| 大连| 东方| 东方| 潮州| 嘉兴| 大理| 盐城| 阜新| 漳州| 百色| 日喀则| 潍坊| 玉溪| 任丘| 兴安盟| 泉州| 天水| 青州| 武夷山| 六安| 灌云| 延安| 海南| 香港香港| 阿克苏| 防城港| 抚州| 天门| 泗洪| 泰安| 儋州| 怀化| 百色| 惠东| 阿拉尔| 吴忠| 黑龙江哈尔滨| 葫芦岛| 营口| 巴音郭楞| 乐清| 库尔勒| 萍乡| 东营| 偃师| 乐平| 西双版纳| 新乡| 垦利| 漳州| 柳州| 芜湖| 包头| 章丘| 阳江| 东营| 张家界| 朔州| 泰兴| 白沙| 定州| 宁波| 嘉兴| 台湾台湾| 莆田| 恩施| 广西南宁| 晋江| 张家口| 德宏| 肥城| 绍兴| 白城| 定西| 如东| 达州| 营口| 舟山| 湖南长沙| 定州| 乌兰察布| 忻州| 益阳| 五指山| 昭通| 上饶| 长治| 商丘| 宿迁| 江西南昌| 莒县| 迁安市| 黄石| 馆陶| 上饶| 毕节| 陕西西安| 五家渠| 酒泉| 神农架| 营口| 三河| 青海西宁| 新疆乌鲁木齐| 白银| 马鞍山| 包头| 铁岭| 新泰| 台州| 葫芦岛| 海安| 图木舒克| 普洱| 保亭| 雅安| 滕州| 扬州| 西双版纳| 南阳| 项城| 淮北| 厦门| 陇南| 黔西南| 陇南| 新泰| 佛山| 丽水| 泉州| 莒县| 巴彦淖尔市| 温岭| 惠东| 济宁| 曲靖| 湖州| 广安| 迪庆| 柳州| 衢州| 仁怀| 威海| 任丘| 锦州| 白城| 辽源| 云南昆明| 赤峰| 文山| 朝阳| 百色| 余姚| 扬中| 温州| 山西太原| 台州| 哈密| 济南| 达州| 博罗| 呼伦贝尔| 开封| 西藏拉萨| 福建福州| 日喀则| 东台| 仙桃| 遂宁| 海宁| 邯郸| 金昌| 云浮| 临猗| 浙江杭州| 溧阳| 项城| 齐齐哈尔| 红河| 兴化| 枣阳| 海安| 澄迈| 温岭| 灌南| 衡水| 许昌| 湘潭| 承德| 甘南| 云浮| 新泰| 阳春| 广元| 宁夏银川| 安阳| 绵阳| 亳州| 南阳| 上饶| 黔东南| 蚌埠| 随州| 资阳| 咸阳| 阜阳| 柳州| 荆州| 香港香港| 海门| 柳州| 株洲| 阿拉善盟| 巴彦淖尔市| 温州| 运城| 和县| 邵阳| 九江| 平凉| 改则| 辽阳| 屯昌| 大同| 儋州| 鸡西| 德阳| 赤峰| 晋中| 钦州| 枣阳| 金坛| 邯郸| 长葛| 牡丹江| 上饶| 平凉| 黑河| 云南昆明| 海拉尔| 黔南| 运城| 台湾台湾| 乐清| 广安| 义乌| 汉川| 白山| 商洛| 泰安| 偃师| 吴忠| 偃师| 临海| 延边| 南安| 通辽| 永州| 桓台| 宁德| 灌南| 茂名| 简阳| 包头| 贺州| 宜都| 文山| 阿克苏| 正定| 通化| 章丘| 伊犁| 昭通| 黔南| 来宾| 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