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jpzx"><span id="3jpzx"></span></cite><ins id="3jpzx"></ins>
<ins id="3jpzx"><video id="3jpzx"><menuitem id="3jpzx"></menuitem></video></ins>
<cite id="3jpzx"></cite>
<cite id="3jpzx"></cite>
<var id="3jpzx"></var><var id="3jpzx"><strike id="3jpzx"></strike></var>
<var id="3jpzx"></var>
<cite id="3jpzx"></cite>
<cite id="3jpzx"><span id="3jpzx"><var id="3jpzx"></var></span></cite>
<var id="3jpzx"></var>
<cite id="3jpzx"><span id="3jpzx"></span></cite>
<var id="3jpzx"></var>
<var id="3jpzx"></var>
<var id="3jpzx"></var>
<var id="3jpzx"></var>
<cite id="3jpzx"><span id="3jpzx"><var id="3jpzx"></var></span></cite>
<cite id="3jpzx"></cite>
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汽車頻道

有競爭亦有合作 新老車企相向而行

來源:人民網-中國汽車報 作者:陳萌 2019年09月20日 15:28

  2019成都車展成為新能源汽車集中展示的又一個舞臺,傳統車企如北汽新能源、廣汽新能源,新造車企業如愛馳汽車、小鵬汽車,合資車企如上汽通用、東風本田,進口車企如保時捷,近20款新能源汽車在本屆展會上發布。據悉,目前國內新能源汽車品牌達到100余個,市場中新造車企業奮力一搏、傳統車企逐漸加碼、外資合資企業虎視眈眈,新老車企在新能源汽車市場上群雄逐鹿的帷幕已經拉開。

  新勢力名不符實

  “現在這些新造車企業還不能稱之為‘新勢力’,現在談新勢力還為時過早?!睆V汽新能源汽車公司副總經理肖勇直言不諱地說。在他看來,現在的眾多新造車企業只能被稱作是新品牌,盡管這些企業希望成為汽車行業的革命者,顛覆所謂的傳統勢力,但現在這些品牌還沒有相應的實力支撐。肖勇認為,所謂“新勢力”,是當企業真正占據市場一定份額、有一定的影響力、不被能否“活下去”的問題困擾的時候,“新勢力”的標簽才更加實至名歸,取得的成果才會得到尊重。但是現階段,仍然是新造車企業最艱難的時刻。

  近年來,經過市場化競爭,不論是在國企、央企還是民營企業,都有頭部企業脫穎而出,這些企業技術、人才、資源基礎相對扎實,在產品研發、質量控制、市場營銷等方面經驗豐富。在這些新造車企業中,蔚來、威馬、小鵬等走在了前面,這些企業的經驗和教訓對后來者有寶貴的借鑒意義。除了向前輩們學習,一些新造車企業還與傳統車企展開合作。綠馳汽車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任亞輝介紹,5月綠馳汽車與長安汽車展開深入合作,并與長安鈴木簽署了聯合制造的合作協議。綠馳汽車將在長安鈴木工廠聯合制造包括綠馳新能源SUV在內的新產品?!伴L安鈴木生產能力是非常強的,我認為未來傳統企業和新企業的合作會越來越多?!比蝸嗇x說。

  代工打開新老融合路

  隨著新造車企業的產品進入量產階段,這些企業在宣傳時越來越多以合作、融合替代了以往“顛覆、革命”等詞匯,并且相繼牽手傳統車企。

  去年7月,國家發改委向有關部門發布了《汽車產業投資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明確鼓勵新造車企業采取代工模式量產產品,隨后不久,一汽與拜騰的合作升級,擴大到零部件采購、產品研發等環節。同年9月,蔚來汽車、威馬汽車、小鵬汽車等相繼入圍第9批《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目錄》,其中蔚來汽車和小鵬汽車的產品分別來自“安徽江淮汽車有限公司”和“海馬汽車有限公司”。

  早在2016年4月,蔚來汽車與江淮汽車就簽署了《制造合作框架協議》,蔚來汽車將授權江淮汽車使用其商標和相關技術,而江淮汽車則負責為蔚來汽車生產雙方合作的新能源汽車產品。2017年4月9日,蔚來汽車又與長安汽車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意向成立合資公司,雙方展開研發、生產、銷售、服務等全產業領域的合作。

  6月1日,《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準入許可管理辦法》實施,明確鼓勵車企間、車企和研發企業間代工。新規允許新造車企業和不超過兩家的車企簽訂代工協議。其他造車新勢力先后公布了代工的合作伙伴,如天際汽車和東南汽車達成合作,拜騰汽車和新特汽車選擇牽手一汽轎車。

  提高門檻保證合作質量

  國家新能源汽車創新工程項目專家組組長王秉剛指出,傳統車企和造車新勢力的合作明顯利好雙方,可以讓雙方都學習到新知識,提高造車者的成功概率。

  有消息稱,今年汽車企業代工管理辦法(以下稱“代工管理辦法”)有望出臺。根據已經擬定的代工管理辦法草案,尋求代工企業必須滿足以下條件:過去3年內,在國內的研發投入至少達到40億元;過去兩年,全球純電動乘用車銷量至少達到1.5萬輛;代工合同至少簽3年,且同一地點的代工年產能至少達到5萬輛;企業需有或高達數十億元人民幣計的實收資本;最多只能由兩家車企為其代工。

  以上要求如果落實,代工模式的門檻將大大提高,對于還未尋找的合作方的新造車企業來說,符合上述條件的難度非常大。

(責編:鄢妮)
临汾| 汕头| 天水| 白沙| 滨州| 防城港| 张掖| 乌兰察布| 苍南| 茂名| 永州| 伊春| 偃师| 济南| 宁国| 天水| 大兴安岭| 酒泉| 张家界| 南阳| 钦州| 吉林长春| 常州| 铜陵| 桐城| 丽水| 东莞| 玉林| 铁岭| 克拉玛依| 公主岭| 海宁| 河池| 鄂尔多斯| 瑞安| 日照| 宜春| 固原| 阳春| 绥化| 阳江| 乐平| 达州| 延安| 鹤岗| 香港香港| 三沙| 固原| 桓台| 玉溪| 海丰| 抚州| 清徐| 任丘| 阳春| 通辽| 楚雄| 株洲| 龙口| 义乌| 十堰| 深圳| 仁怀| 宜都| 石嘴山| 常州| 辽源| 河池| 抚州| 枣阳| 兴安盟| 万宁| 深圳| 建湖| 山东青岛| 定安| 三河| 云浮| 酒泉| 厦门| 遂宁| 沧州| 陵水| 灌云| 吴忠| 文山| 柳州| 洛阳| 汉川| 博罗| 喀什| 河北石家庄| 乌兰察布| 台北| 自贡| 张北| 建湖| 恩施| 安康| 黄南| 临猗| 荣成| 防城港| 舟山| 瓦房店| 仁怀| 库尔勒| 启东| 临汾| 如皋| 鹤壁| 宣城| 新余| 运城| 平凉| 大庆| 安顺| 宁国| 泰州| 黄山| 高密| 滁州| 滕州| 无锡| 桐乡| 禹州| 偃师| 肥城| 南阳| 济南| 榆林| 荆州| 姜堰| 日照| 乐山| 海宁| 汉中| 承德| 庆阳| 莆田| 兴安盟| 巴中| 遵义| 阿拉善盟| 莒县| 广西南宁| 邯郸| 临汾| 天长| 孝感| 孝感| 公主岭| 东海| 灌南| 百色| 安康| 诸城| 大丰| 玉树| 临夏| 包头| 宁德| 葫芦岛| 萍乡| 仙桃| 澄迈| 济源| 阳江| 盘锦| 黄南| 五家渠| 淮南| 晋城| 阿勒泰| 包头| 玉环| 邢台| 南阳| 馆陶| 台湾台湾| 赤峰| 锡林郭勒| 焦作| 兴化| 楚雄| 中山| 朝阳| 赤峰| 永康| 石狮| 鹤岗| 澄迈| 新疆乌鲁木齐| 海宁| 义乌| 临夏| 厦门| 六安| 邢台| 东海| 红河| 攀枝花| 庄河| 海宁| 梅州| 武威| 江西南昌| 寿光| 鹤壁| 惠州| 烟台| 百色| 三门峡| 雄安新区| 北海| 厦门| 那曲| 嘉善| 衢州| 丹东| 锡林郭勒| 赵县| 德州| 阿拉善盟| 咸阳| 泸州| 吉林| 宝鸡| 湘西| 商丘| 沭阳| 衡水| 西藏拉萨| 涿州| 仙桃| 海南| 台北| 内江| 湛江| 咸阳| 三河| 阿坝| 内蒙古呼和浩特| 孝感| 宁波| 余姚| 寿光| 晋中| 吉林长春| 大兴安岭| 鹤壁| 来宾| 基隆| 茂名| 喀什| 迪庆| 佳木斯| 燕郊| 琼中| 乐清| 娄底| 阿拉尔| 天水| 广西南宁| 海门| 灵宝| 扬州| 开封| 图木舒克| 无锡| 陕西西安| 泰安| 赣州| 淮南| 宝鸡| 来宾| 丽江| 馆陶| 黔南| 厦门| 大兴安岭| 海丰| 绵阳| 阿勒泰| 石嘴山| 泗洪| 建湖| 普洱| 嘉兴| 平潭| 阜阳| 东方| 张家界| 邹平| 金华| 燕郊| 安徽合肥| 忻州| 衡阳| 云浮|